基隆高雄當舖 恆春LED字幕機 馬祖婚姻危機 股市八字算命 外套徵信社 

班費
7哨入口

阿鑾家正門班費,每個月、每人固定收50元做為班費。人員是來來去去,反正只要關餉那天你人是屬於七哨就要繳錢。管班費的同袍要自備帳簿記帳,收齊班費後就到村莊小店先把前帳結清。稍不留心或是瑣雜開銷忘了登記,就只有自己拿錢出來倒貼,這種有功無賞,打破要賠的差事,班哨內沒有人喜歡做的事,就全往菜鳥身上推。

班費開支大都是固定開銷,如買老鼠尾巴、擦槍油(到小店買的擦槍油居然是打著SUZUKI的機車用潤滑油)、5W燈泡(如乒乓球大小)、蠟燭、買鐵釘做釘板、初一、十五買紙錢拜拜、三不五時的被連長罰錢外,也沒有麼大支出。最大的支出應該算是1266黃x明退伍那一攤,那是唯一的一次例外。當年防區規定每一週還是每兩週、每班哨要交出兩條老鼠尾巴,表示每班哨都很認真滅鼠吧!結果是老鼠尾巴每班哨都是花錢到小店買,記得瘦瘦乾乾的一條就是二十元(我很懷疑小店老鼠尾巴從那裡來的,下回要請問指揮官)。要繳交老鼠尾巴的前一天,晚點名後就會看見好幾人在小店內,老板拿出一只紙盒子,打開讓我們選。初期還傻傻的問:為什麼要選?你就儘量選那細細長長的,然後就剪成兩條,哈哈!!又可以替班費省下了二十元。還是老兵頭腦會變竅,就找那類似一條根的小草根,先曝曬幾天再用火烤黑,不仔細看還真的有像。早點名繳交老鼠尾巴時就往值星班長手中的袋子一丟,反正都混在一起,是誰在造假,事後也找不出兇手。

坑道內距離好幾米才有一只五瓦小燈泡,電壓不足就只能發出昏黃的燈光。寫信、莒光夜寫作文簿,除非就坐在燈光下,要不就是要點蠟燭照明。到井邊洗澡也是帶蠟燭,只有打火機從來不缺,海漂實物中就有梅花牌打火機。用班費買回來一盒蠟燭,剛一買回班哨,就被老兵罵到臭頭。怎麼買白色?你知不知道白色是招魂用的,「阿鑾家只剩下這種」,心想著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。老兵自言自語說了起來:之前有位士兵下衛兵,就拿著白色蠟燭來到井邊洗澡,到井邊丟下水桶汲水、往上拉時,怎麼會越拉越重幾乎快拉不上來,當想要放棄,井裡確傳來:「拉我們上去,下面好冷...。」不信!你可以試試看,在這裡白蠟燭會比紅蠟燭燃燒的快,因為祂們會吃白蠟燭!真的嗎?很懷疑!那一夜我沒帶白蠟燭去洗澡,隔天又重買紅蠟燭,這種事還是不要鐵齒的好。

製作釘板,就拆掉裝海漂杯來的木板,裁成約1尺長方型,在密集釘上兩吋長的鐵釘。依情況放置在戰備道、海岸管制區或海灘管制區,而釘板最常紮到的是自己人?會被自己放的釘板紮到也真的很離譜,這沒辦法!釘板就常換位置,我放、別人看不順眼就移,然後就亂了,釘板最後是排到了那裡?當有同袍被釘到時就知道了。鐵釘在外面風吹雨打早已是生銹,我也被紮過一次,生銹的鐵釘穿過膠鞋直達腳肉內,當時連上流傳著民俗療法用「蛇油」來消腫退紅。「蛇油」是同袍殺蛇剝皮後刮下來的淺黃色油脂,據說還要是毒蛇的油才會有效。

這民俗療法不信也得試看看,來到外島凡事除了靠自己也得靠朋友,擦了幾天居然也就好了,可能是與體能佳、抵抗力強有關吧!換成現在的話,不先到醫院打支破傷風疫苗,搞不好這條小命就這樣被一支鐵釘給收了。


 

..

mpvac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